我的账户
触电网

自媒体资讯干货

亲爱的游客,欢迎!

已有账号,请

如尚未注册?

QQ图标网 触电网 文化

【云大暑期班】曼腊傣族村日志6|傣族房屋的建与拆及其它 ...

2018-11-14 21:44

【云大暑期班】曼腊傣族村日志6|傣族房屋的建与拆及其它作者:华亚溪时间:7月24日地点:曼腊村早晨下雨,晚起了10分钟,8点在楼下集合去寨子里的小吃店吃早餐。傣族人吃的细米线细得有点像我们吃的粉丝,泡在汤里时 ...

【云大暑期班】曼腊傣族村日志6|傣族房屋的建与拆及其它

作者:华亚溪

时间:7月24日

地点:曼腊村


早晨下雨,晚起了10分钟,8点在楼下集合去寨子里的小吃店吃早餐。傣族人吃的细米线细得有点像我们吃的粉丝,泡在汤里时间长了会膨胀,这也是为什么我前几天越吃到后面米线越多,每次都剩下很多。今天换成了方便面,加上几颗新鲜的薄荷,味道不错,吃得精光。早餐后,老师带着我们去找寨子里传说中的“首富”岩学,人称“大姐夫”。岩学算是寨子里的百事通。今天专门过来找他主要想求证前几天访谈时得知的一傣族习俗:人如果长期不在房子里住,一定要把房子拆了。这是前几天访谈中寺庙门口右手边收购茶叶的岩碳和岩拉扁告诉我的。岩学家在寨子边上,院子里人很多,有三个女人在做针线活儿,旁边围着一群小孩子,其中就有我们的傣语翻译玉光尖三岁的女儿。由于快跟丈夫离婚了,据她所说婆家不给见孩子,这是她这个月以来第二次见到女儿。她女儿十分漂亮,一见到妈妈立马扑过来,死死抱住不放。这时岩学的女儿开玩笑地说道:“孩子是我带过来玩的,你可不能带走,不然得赔一个孩子给他们(玉光尖的婆家)。”玉光尖跟女儿难舍难分,岩学普通话不错,于是我们果断把翻译让给了这位好久没见到妈妈的小朋友。


关于村寨里的房子,岩学介绍,二三十年前,寨子里多数是木头和竹子做的傣房,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政府的补助增加,寨子里的房子逐渐拆丢了传统的傣房,改成带有现代元素的二层钢筋水泥房。房子一层有空悬的水泥柱,下面多用来停放车辆和存放杂物,这算是对传统傣楼的保存。二楼有阳台,用来晒衣服、茶叶等,整体上看又属于西化的建筑,据说这寨子里的房子主要模仿泰国建筑来建造。岩学是寨子里有名的盖房专家,深山老林茶厂里的三间木房子,也就是我们调研住的地方,就是岩学主持盖的。



就寨子里房屋被拆一事,我们仔细询问了岩学:

我:“听说你们寨子里去年拆了栋房子?”

岩:“不是去年,是前年。”

我:“您知道为什么拆吗?”

岩:“没人住嘛,那老伯涛的小儿子死了,老婆也死了,搬去跟大儿子住了,房子空着就拆丢了。”

我:“傣族有个习俗,房子长时间没人住就要拆丢了,不然对寨子不好,是吗?”

岩:“是,有的。”

我:“为什么?有什么说法在里边吗?”

岩:“傣族都是这样,房子空着在村子里不好,老祖宗(的亡灵)回来找不到吃的会去其他家。”

我:“听说07年的时候也拆过一家?”

岩:“是的,他赌博,把田地都卖了,老婆离婚嫁到大勐龙了,一儿一女也跟着去了。”

我:“田、地都卖了?”

岩:“租出去的,嘴上说说,没有合同,说是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赎回来。”


这位输掉田地的赌徒名叫岩香宰,平时喜欢打牌打麻将,在村里村外都跟人赌。据岩学说他输掉的钱其实不多,不到两万块,当时在农村信用社贷了3000块,又借了一点外债。在前面的访谈中,寺庙右边的收茶老板告诉我他买了岩香宰的一块地,两亩左右,付了两万块。如果岩香宰输掉的钱不到两万的话,他大可卖一块地来抵债。曼腊村平均每户都有20亩以上的土地。这个村1981年分过一次地,但因不均衡,有的人种不完,有的人吃不饱,2003年的时候全村按每家每户的人口数量又分了一次。这次的划分比较公平,没有人有异议。所以从地价来看,岩宰相如果只输了不到两万块,他完全用不着卖掉所有的田地,除非是他输掉的钱远远不止岩学所知道的那么多,又或者,他注定了要当一个流浪之徒。


我:“岩香宰家的房子空了多久才拆的?”

岩:“五六个月吧。”

我:“他到哪去了?”

岩:“勐宋,到勐宋接着赌,还找了个离婚的女人。”

我:“村里要拆房子问过他吗?他同意吗?”

岩:“同意,村里给他打电话,跟他说要么回来,不然要把房子拆了,不然不合适。他说可以拆了,后来是他自己回来拆的。拆了把砖啊瓦啊一些还能用的材料卖给了村里人。”

我:“那时候他在哪?”

岩:“他在勐遮上门(做上门女婿)。”

我:“之前离婚的那个女人不要了?”

岩:“不要了,在勐遮上门在了两年又跑去了缅甸(有人说是老挝)。”

我:“那地基归谁?”

岩:“归他爸爸,那地基本来就是他爸爸的,他拿来盖房子,房子拆了又还给他爸爸,就是村子口路左边那家。”

我:“你们这边是不是所有长时间空着的房子都要拆掉?要是出去打工一年半载回不来怎么办?”

岩:“那你得请人来看着,万一失火啊被盗了怎么办?”

我:“没有风俗上的原因要请人来看家吗?”

岩:“没有,就是防火防盗。”


可见,不同的人对“空房子”的观念不一样,也许是时代进步了,一些老旧的风俗因苛刻而被弱化,房子空着的时间期限有所放松(不止前面访谈中岩碳和岩拉扁所说的1个月)。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房子的主人终究要回来。主人外出期间要有人看守,房子才能被保留。我没有继续追问房子最长能空多久。没有特殊情况,傣族人甚至不愿出远门,他们的乡土情结很重,在岩学的记忆中,拆房子事件只有两次。随后,我问了岩学一些关于家庭生产的问题。岩学有三女一儿,都结婚生子了,现在家有6口人:他、妻子、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家里有9亩多的田,105亩地。田留了两三亩种稻谷以外,其余全种了甘蔗;地种了二三十亩的甘蔗,20亩的老茶地上建了个养鸡场,实行生态养鸡,鸡平时放养于茶林之间,采茶养鸡两不误;另外又种了30亩新茶,其余全保留了林地。由于地多,岩学还租了10多亩地给儿媳妇的娘家,租金每年1000块。问起曼腊村甘蔗种植的历史,岩学回忆说最早是在1988年左右。那时候只有景真一家糖厂,糖厂给村里拉甘蔗让他们种,收了之后给糖厂把甘蔗还回去,多余的卖给糖厂。那时候,每家能拿到3到4吨的甘蔗。由于地肥,是刚砍了树林开垦的土地,基本上1亩地可产八九吨的甘蔗,回本很快。两年后,勐阿新建了一个糖厂,村里也开始与勐阿的糖厂合作。那时候每顿甘蔗56元,在跟糖厂赊贷甘蔗种的时候,“把要什么甘蔗种要多少量报给村里的会计,然后拿种种甘蔗。”甘蔗成熟后以56元/吨的价格先把赊贷的货还了再卖其余的。


当然,有些人家钱比较宽裕,也可以不跟糖厂赊甘蔗种,直接以56元/吨的价格从糖厂购买。种一年甘蔗可以卖三年,从每年的12月底到次年4月都是砍甘蔗的季节。糖厂发甘蔗票了,就按票来卖,每家每户一次排队,拿到甘蔗票就到地里砍相应的甘蔗量。甘蔗量一般由糖厂加工能力来决定,遇到机器坏了的时候,可能几天都没有甘蔗票。这些年,岩学已不管家里的甘蔗种植,养鸡场和茶地也都交给了儿子,自己则帮别人盖房子赚钱,到到砍甘蔗的日子才回家帮忙,也会和村里几家人组成对相互帮忙砍甘蔗。砍甘蔗的队伍经常会变换,根据“干活出力不出力”来决定要不要继续合作。岩学学过傣文,新傣文老傣文都会,现在不仅会读,还能写一些简单文字。他还在纸上分别用新傣文和老傣文给我们写了一个傣族女孩的名字“玉叫”,然后在最上面写出汉字,汉字是岩学自学的。他的三个女儿一个儿子都上过学,二女儿和三女儿初中毕业,大女儿和小儿子小学毕业,和大多数曼腊村的孩子一样,岩学的四个孩子并没有上高中。就曼腊村儿童读书的情况,我们也访问了岩学:我:“我发现曼腊村的孩子都不怎么热衷学习?父母会监督吗?”岩:“我们这儿父母对孩子学习没有什么要求的,孩子上学住校,父母想管也管不了。”我:“大多数学生初中毕业就回来是什么原因?是家里需要劳动力吗?还是没钱上学?”岩:“没有的,关键还是他们考不上啊,初中人人都可以上,高中是要考的,我们这的学生从来没有考上过高中。”又进行了一些简单的闲聊后,我们的访谈结束了。要走的时候,我们叫上了翻译玉光尖,玉光尖刚站起来,她三岁的女儿尖叫着一把抱住母亲的脖子。她不会说汉话,我们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听到含糊的一声“妈妈……”。



主编:何明

值班编辑:冯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粉丝0 阅读529 回复0
关注我们
一起来触电吧

客服电话:400-234-9000

客服邮箱:ceo@chudianw.cn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公司地址:威高广场迪尚大厦海景写字楼A座1988

Powered by 触电新闻 @ 2018-2019 触电网